情人网聊出轨 男子为报复情敌沉尸江底

情人网聊出轨 男子为报复情敌沉尸江底

2017-10-14 01:42

  2013年8月底,按节气早已立秋,但地处秦岭南麓大山深处的陕西省略阳县却没有一丝秋凉的感觉。27日这天,家住在徐家坪镇猫儿沟村的老高像往常一样在田地里查看庄家,无意间他看见桥下不远处的河中有一个白色像脚一样的东西伸在水面上,随着波浪一起一伏的。

  勘验现场、尸体检验确定:死者为一男性,年龄40岁左右,死亡时间3天左右,被人在身体上用铁丝石块后沉入江中,系他杀身亡。经初步分析,作案应在2人以上。沉尸地方偏僻,周边渺无人烟。面对如此棘手的案件,略阳县成立“827”案专案组,对案件展开侦查。

  由于气温高,死亡时间长,尸体又长时间浸泡水中,已开始,被害人面目已严重变形,加之随身除了一串钥匙之外又无任何可证明其身份的证件,无法确认死者身份,破案就无处下手。那么死者究竟是何方人氏?

  29日上午,专案组从城关得到一个消息,略阳县发往康县的一个省际线上的班车车主报告其驾驶员任守军24日收车后离开,25日早发车时未来上班,其租住房内无人,电话一直联系不上,怀疑。

  迅速找到班车车主了解情况,得知死者与其驾驶员任守军体貌特征相似,而死者死亡时间与任守军时间也基本一致,又拿死者身上遗留的一串钥匙赶到其租住房逐一试开门锁,其中一把钥匙将门顺利打开。

  又迅速调取24日任守军收车后可能经过的视频,经过时间卡点和大量的镜头卡位,确定当日任守军确有出现在略阳至徐家坪方向口的活动轨迹,多种因素吻合,专案组确认死者就是任守军,41岁,家住略阳县马蹄湾镇禅觉寺村庄科社农民。

  身着“斑马纹”女子是谁?和死者又有什么关系?于是,迅速从查找“斑马纹”下落入手开展调查。通过仔细调阅视频资料,很快发现“斑马纹”与任守军分手后不久,便同另一名男子进入了县城一家旅馆。

  案件一时无法推进,在进一步分析案情的基础上,他要求专案组扩大范围,从死者社会关系入手,另辟蹊径。专案组围绕案发现场及死者社会关系兵分三,赴略阳县徐家坪镇、马蹄湾镇禅觉寺村以及甘肃康县等地展开调查摸排走访工作,走访群众1000余人次,调阅视频30余次。

  这个结果让深感惊诧,难道线索会又一次中断?经深入调查得知,该车实属本村罗兴财所有,且罗兴财和其堂弟罗兴红近日突然。种种和迹象表明,二罗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决定对罗兴财、罗兴红立即实施,并迅速上网追逃。

  经对其家属多次耐心和强大的压力、政策下。9月1日下午,罗兴财在其家属的陪同下到专案组投案自首。另一名犯罪嫌疑人罗兴红乘坐由成都开往呼和浩特的1718次列车逃至景泰县境内被铁警方抓获。

  随着犯罪嫌疑人的落网,案情终于大白。原来,罗兴财属当地的“能人”,家里有老婆孩子,又早早给儿子娶了媳妇,去年又抱上了孙子,年纪轻轻就已儿孙满堂。但他并不满足,总认为老婆年龄比自己大,又老又丑,又没文化,身体也不好,同村有个刘某,人又年轻,风姿绰约,美貌,令他艳慕不已。

  于是,他5年前就开始隔三岔五地往刘家跑。刘某对当地“能人”的垂青甚感骄傲,又常常得到照顾,一来二往,刘某便委身于他做起了情人。时间长了,罗兴财的妻子虽有所耳闻,却为力,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忍气吞声,便也相安无事。

  为此,他便趁刘某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翻阅刘某与“梦”的聊天记录,同时在刘某的电话里也找到了“梦”的号码,他才知道这个叫“梦”的人真实姓名叫任守军,是略阳一个开班车的司机。这让罗兴财很不开心,他为这事曾经打过刘某,逼她回心转意,但刘某回答他的话是“如果你再这样,就把你蹬了”。这让罗兴财气炸了肺,他几次曾想杀了刘某,但又心中不舍。

  2013年5月,罗兴财到甘肃打工,两个月后在他回家时便在买了一张不记名的电话卡。回到家里,他时刻盘算着要教训任守军,他便以一个女性的身份注册了QQ号加上了“梦”,通过聊天,逐步掌握了任守军的活动规律。

  当车行至徐家坪与马蹄湾段时,天已渐渐黑了下来,罗兴财见此地偏僻,四处无人,便以上厕所为名让任守军停车,趁任守军不注意从驾驶员座椅靠背的口袋里取出一根电线,用一只手拽紧电线勒住了任守军的嘴防止喊叫,另一只手卡住任守军的脖子。罗兴红见哥哥已经动手,就按住拼命的任守军的腿几分钟之后,“梦”就稀里糊涂的烟消云散了。

  罗兴财在后,从死者身上搜出了900多元现金、驾驶证、身份证、手机等物品,他将钱交给了堂弟,自己将任守军的其他物品全部扔进了边的嘉陵江中,将尸体放在面包车的后备箱以防被人发现,自己开车沿多次折返寻找抛尸地点。

  途中,将自己的电话卡扔在了黑夜中的草丛里,还在河滩边找了两块大石块用车上的“蛇皮袋”装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罗兴财来到徐家坪与马蹄湾之间的西汉水大桥,他将车停在桥上,趁着月光与堂弟把尸体抬到桥栏上,用铁丝绑上装好石块的蛇皮袋将尸体推入江中。

  1991年5月23日,31岁的乡村女教师魏淑敏带着4岁儿子骑车去修武县城赶集上

  《本草纲目》中有这样的记载,“蟾衣乃其蓄足之精气,吸纳天地之华宝,如

  2017年4月7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梁小兴故意一案。开

  4月9日有报道,杭州女士小钱在一家健身房交了私教课定金,事后觉得价格太贵想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