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澧县“花瓦岗”王步月 96岁抗战老兵在找你

常德澧县“花瓦岗”王步月 96岁抗战老兵在找你

2017-09-17 14:33

  首页社会常德澧县“花瓦岗”王步月 96岁抗战老兵在找你,常德澧县 正文

  尚一网讯(常德晚报记者 谭明 实习生 卢治达)“不管他们是富有,还是贫穷,我都要找到他们,他们是我的亲人,那里有我的根。”昨天上午,王燕燕(音)在电话里几度哽咽。她是益阳卫生系统的一位退休职工,今年70岁。她要找的人是她的叔叔,“澧县王家厂花瓦岗的王步月。” 说到寻亲,这还得要从王燕燕的母亲说…

  尚一网讯(常德晚报记者 谭明 实习生 卢治达)“不管他们是富有,还是贫穷,我都要找到他们,他们是我的亲人,那里有我的根。”昨天上午,王燕燕(音)在电话里几度哽咽。她是益阳卫生系统的一位退休职工,今年70岁。她要找的人是她的叔叔,“澧县王家厂花瓦岗的王步月。”

  说到寻亲,这还得要从王燕燕的母亲说起。她的母亲叫任春初,现年96岁,1939年考入82师战地培训班,后成为该师野战医院的。“母亲是岳阳人。她跟父亲是我舅舅介绍认识的,我的父亲叫展,他是74军58师辎重营四连连长,舅舅是父亲的。”抗战胜利那年,王燕燕的父母结婚,次年便诞下了她,后又有了妹妹。“母亲在抗战胜利后便退伍。1948年,父亲因故去世,我舅舅将他安葬在安徽滁州。”

  王燕燕说,父亲过世后,母亲没有再嫁,带着自己和妹妹居住在南京。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初,叔叔王步月给母亲写过一封信。“母亲告诉我,叔叔在信里说,老家亲人很挂念我们,让母亲带我和妹妹回澧县。”

  由于特殊的原因,叔叔的邀请终究未能成行。王燕燕一家也从南京迁回了母亲的老家岳阳,后又迁到了益阳。自此,王燕燕一家便与澧县的叔叔彻底断了联系。叔叔的那封信以及父亲的照片,也被母亲偷偷地烧掉。王燕燕讲,母亲对这段历史一直是三缄其口,“哪怕到现在,都很谨慎。”

  上世纪60年代,王燕燕长大,从母亲的口中,零星地知道了父亲,并知道自己在澧县“王家厂花碗岗”还有个叔叔叫王步月。“母亲悄悄对我说的,但都是她的回忆,即便‘王家厂’这个地名,也是我根据她的口音,从地图上找出来的。不过,‘王步月’这个名字肯定不会错。”

  从那时起,王燕燕便偷偷地给“澧县王家厂花碗岗”的王步月写信,但所有的信都泥牛入海。“这些年,我和母亲的工作单位、澧县当地的门等都联系过,但也没有下文。”直到201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王燕燕在火车上碰到了一个来自澧县的旅行团,“其中有个人说他是澧县部的退休干部,他说澧县没有‘花碗岗’,只有一个叫花瓦岗的地方。我这才知道,地名弄错了。”

  几十年过去,寻找王步月便成了王燕燕的“心病”,母亲任春初同样也没有忘记这位再未谋面的小叔子。去年,湖南老兵之家的志愿者寻访抗战老兵时,找到了任春初老人,老人家表达了想找澧县婆家亲人的意愿。

  王燕燕说,或许叔叔已不,但她也要找到叔叔的后人,“这是母亲的愿望。我们想找到亲人,去父亲的老家看看,带上家乡的一把土,撒在父亲的坟头,让他‘回家’。”王燕燕告诉记者,母亲的身体已不同往日,最近一直躺在床上,时而时而糊涂,“我更要抓紧找到澧县的亲人。”

  采访结束后,记者联系了澧县地方文史专家杨孚春。他介绍,在王家厂附近并无花瓦岗,只有一个叫花园村以及花园湾的小地方,“不过,在澧县宜万乡(已并入盐井镇)有个花瓦村,因花瓦塔而得名,其附近有个叫彭家厂的小地方,会不会是那里呢?”

  昨晚9时,杨孚春给记者转发了澧县大队一位提供的《澧县志》里的相关资料。这本县志于上世纪90年代出版,记载,在1958年9月澧县行政区划中,宜万有一个“花岭岗大队”。

  目前,湖南老兵之家志愿者、常德晚报以及更多关心她们的人都在帮忙寻找;如果您知道澧县“花瓦岗”的王步月,或者知道他亲人的下落,请拨打晚报新闻热线:。